孕妇坠楼事件,呼吁重视女性的孕产自主权
2017-09-06 22:08:25
  • 0
  • 0
  • 0
  • 0


9月5日,据北青网,8月31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医院发表声明,产妇马某于8月30日15时34分,“停经41+1周要求住院待产”入院。“经初步诊断,马某第一胎41+1周待产,经检查发现胎儿头部偏大,阴道分娩难产风险比较大。”检查后医护人员就向产妇、家属说明情况,并建议剖宫产,然而家属坚持顺产,并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之后,鉴于孕妇情况,医院又先后两次建议剖腹产,均被拒绝。对于医院的说法,孕妇丈夫表示不认可,家属曾主动表示做剖腹产。孕妇已死,作为我们只能从医院的单据、说辞、签字和手印去猜测故事的开始、经过与结果,然后我们陷入“罗生门”似的僵局中,家属说医院不作为,医院说家属没人性,但事实上,我们都是捕风捉影,这一刻,谁在乎一个女人的默默逝去?她的躯体和灵魂本能的向这个给她无限绝望和无限悲惨无助的世界默默地哭诉,谁在乎这个女人?

她带着两个生命惨烈地离去,作为活着的人再争论谁是这个事件的元凶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反思过对一个人起码的生命权和自主权的尊重?

孕妇应当有对自己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的自我选择权利,选择剖宫手术的第一人难道不该是孕妇吗?而作为丈夫和医院都应当尊重。而在这个事件中,孕妇的生命自主权和生命权显然是被放置在整个事件最不重要的位置。孕妇在明知自己清醒的状态下,完全可以选择自主剖宫术进行生产,在疼痛难忍的状态下她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委托协议向院方提出剖宫手术进行生产,但在这个事件中,孕妇对自己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的认知是肤浅的,甚至是不负责任的,她将自己能否进行剖宫手术的权利交给了丈夫,而丈夫及家人是如何对待她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的呢?他们把剖宫手术的风险和孕妇能否自行生产的先决要素全部抛开在外,等待的也许不是孕妇的安危,而是孕妇腹中的孩子,再或者仅仅是为了省钱,又或是为了让孩子顺产更健康的目的-----,在这里孕妇生产的风险并不是第一位的,而决定孕妇剖宫术本身对孕妇造成的风险也就不可能受到第一位的重视,而孕妇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当被漠视或者随意处置时,孕妇面临的岂止是是生产的风险更有生命丧失的风险。孕妇将自己能否进行剖宫术的选择权限交给丈夫,这实际是第二次不负责任地将自己的生命安危不负责任地交给了一个比她更不负责任的人。丈夫及其家人对孕妇的生死不顾,对其生命安危的漠视,甚至将孕妇进行剖宫术作为自己对孕妇生命进行处置的绝对权利加以滥用,而这种放任的穷凶极恶的放任的权利又是谁赋予的呢?从这个事件来说,丈夫及其家人对孕妇的死应当富有直接责任。

医院方面是否夺走孕妇是否进行剖宫术的决定权?作为第一责任人,孕妇有直接选择剖宫术的权利,院方是否与孕妇达成一致?很多医院在明知患者有神智意识和自主意识的情况下,以家属签字代表患者签字进行手术的做法是否合法?作为孕妇她本来就站在极度风险的危险情境中,医生是否有责任将这种风险避免或者降低呢?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即使孕妇的家属不同意手术的情况下,能否从患者的风险的角度考虑,去避免一个悲剧的发生呢?做为医院的医生他们是否真的重视一个生命的该有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了呢?他们的冷漠和他们的对职业风险的逃避、不敢担当,是否也在促成孕妇走向绝望和不可挽回的悲剧之路呢?

悲剧!所有的悲剧!让我们深思,作为女人你应当怎样保护自己?爱惜自己的生命?怎样从爱惜自己推及爱自己腹中的孩子和在世的孩子,我们还能像这些麻木冷漠的亲人和无责任、良知的医生那样任由风险将自己吞没于无形的自毙中吗?呼吁社会:重视女性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不要将孕妇作为生育的工具,更不要将孕妇、待产妇、产妇的生命置于风险不顾!女人应当为自己的生命权和生命自主权争取应当有权利,而不应该将这一切权利让位于不负责任的人,和将自己的安危置于不顾的死亡悲剧中!

应对那些喋喋不休的议论谁在这个事件中负主要责任的人们说:这个事件中的孕妇、孕妇的家人丈夫、医院的医生都是整个事件该受到惩罚和罪罚的人,因为他们并不尊重一个女人的生命,更不尊重那位未出生的孩子的生命!这个悲剧并不是一个可以谈资的故事,而是一个深刻的启示:不尊重生命,我们既无法获得好的生的权利也无法获得好的死的权利,一切只能在悲剧中重演、轮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