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萧红的爱情悲剧想到一些女人的爱情观
2016-12-07 00:39:46
  • 0
  • 0
  • 9
  • 0

       她不是美女,也不是文艺洛神;她只想做自己,却又永远没有做好自己。她的一生都在疲于奔命和动荡不安中挣扎,文学创作在她死后为她增辉了不少,但她悲惨命运却没有因为文学而被改变。

      提起萧红,我们不得不提到她的爱情,她的爱情更多的是悲剧,常常是仓促的开始,潦草的结尾,中间部分仅是短暂的欢愉,在充满悲情与幻变的情欲中她一步步地走向爱的毁灭和情的内伤,但她每一次又几乎走着从前走的路,爱着相似的不该爱的人,在她的执意的爱的惨淡中经历一次次焚烧与涅槃。爱情推演给萧红悲剧的人生,莫如说是女人的悲情的爱情观促成她那样的悲剧,这悲剧也恰恰是女性在爱情观上缺乏独立的爱的悲剧。

      在萧红的爱情中她是爱的主角,男人永远都是这个主角的救星,无论是萧军还是端木蕻良他们是存在这个主角的萧红身边的男神,虽是救星但已经被神化,萧红本人是对她的这些男神一直是抱有极度幻想的,她以女性存在着的身份渴望男性的保护,渴望爱的怜惜疼爱,渴望得到真正的爱情归属,在萧红的精神世界里男人是她求之必得的另一半,也是她求之不得另一半。而她渴望将她和男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个联系的核心基础就是自己被拯救。她挺着肚子被萧军接纳,挺着肚子被端木蕻良接受,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她和别人的有妇之夫同居,她心里怎么不清楚?这一切即辛辣又大胆,她需要的是一个爱的传奇,这个传奇就是一个绝好的女人在遭遇不幸的时候有男神来拯救,但是这个传奇过于戏剧化,她始终没有被拯救。

      在男权社会,萧红的爱情观代表很大一部分女性的爱情观,此所谓爱上一个男人,这个人必须对她负责并拯救她,因为在女人的爱情观中,爱情从来不是双方相互独立并各自自主的爱,而是一种依附性的爱,依靠男人来拯救她,需要男人的双肩和强大做靠山,需要男人对她的爱来满足她们爱的成全。男权社会的女人并没有学会精神独立,表面上以爱情和婚姻之名成就一段姻缘,是出于彼此男欢女爱,实际上还是依附的关系。依附本身一方面依靠彼此需要来维系,一方面依靠不对等不平等的处境让位于依附。萧红是不幸的,她的爱情观造成了她爱的悲剧,这也是男权社会女性普遍爱情悲剧的缩影,将男性作为终生的依附性来拯救自己,男权社会的男人却并没有将你作为一个打算长期拯救的对象爱你,他们的爱是不确定性的,有利益、有占有、有需要、还有交易,如果再没有婚姻做前提保障,他们随时会抛弃你,这和他拯不拯救你没有关系。依附性是女性爱情观中一切悲剧的起因。

      在萧红的爱情悲剧中她所挚爱的祖父,她所依赖的爱人是真的爱萧红?还是萧红自恋?在萧红大起大落的爱情悲歌中,真正尝尽爱情苦涩心酸的人只有萧红一个人,在她爱情走向巅峰的悲壮场景中我们发现,她的男神几乎都是缺位的,而她却为爱情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守着爱情的枯落的神像奉献着自己,直到自己被一次次抛弃,一次次坠入爱的绝望的窒息的深渊。她是男神的圣母,是一个个爱情传奇的孤独的舞者,我们看到她为爱情投入得无怨无悔,我们看到她为爱情将自己鞭打得遍体鳞伤,陆振舜顾及自己的家庭、汪恩甲迫于家族的干预,他们纷纷弃她于不顾,萧军呢,在她怀着自己的骨肉的那个重要时刻和她决裂分离----,这个悲剧的舞者谁爱过她?真的爱过她?她的爱情纵管如此令人感动嘘唏,却没有人真正的看到她舞到最后,做一个真心的观众。萧红的爱情悲剧,是女性爱情观的又一个悲剧,圣母情结和圣女情节的爱情,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是圣母或者圣女,以舞者之身唤醒男人的爱,希望爱的永恒的旋律只在两人之间发生,但是我们看到圣母和圣女只有符合男权社会的圣母与圣女标准男人才会停下来对你赞美褒奖,并将你的爱情视为一种与他们有关的游戏,当你的爱不是他们的需要的标准他们不仅不会爱你,而且将你看做一个对他们造成羁绊的对象予以驱逐,萧红是悲剧的,很多甘愿做圣母和圣女的女人一样是悲剧的。她的爱情的狂欢之舞注定只有观众没有主角。

     谁会想起萧红的骨肉?萧红挺着肚子去见萧军和端木蕻良,他们是满心的同情或好奇,但是萧红的肚子里的孩子谁又能将他(她)作为一个有灵的生命来对待?不仅萧红匆匆将其一个孩子送人,一个出生后失去,萧军或是陆振舜、汪恩甲,有未有为这两个无辜的生命给予一丁点的关心和爱?或者良知的反省?他们的心难道是高贵的神圣的吗?当灵魂如此漆黑一片,他们以如此阴冷残忍的方式对待一个无辜的生命,萧红的爱情纵有无上的自由和鲜活的力量做后盾,但是却是残忍的,在对待那两个孩子的问题上,人性的恶不是没有显露,而是在痛苦地作祟,她一边被作为情爱的典范被人拥抱,一边作为恶的母亲被鞭打得遍体鲜血淋漓,她以这种惨痛而阴冷的方式虐带自己并侵及骨肉,不觉阴森森的冰凉。萧红的爱情悲剧暴露很多女性的爱情观!只要是爱的喜欢的,即使是下刀山火海在所不惜,哪怕失去生命代价。对自己的生命本身极不尊重,也不爱惜,任人糟践,不计后果,缺乏是非观念,一意孤行。她们是一些情感的过度透支者,而在另一方面却是一些极度心智不全的人,她们的这种爱情是一种极其不对等的爱情和危险的爱情,不仅造成自己的永久伤害也让他人遭受无辜牺牲与伤害。

    萧红的爱情的悲剧性有社会的原因更有其个人的原因,从她身上我们看到男权社会真实影像里的男女爱情影像,如果在一个光有爱情无婚姻约束的男权至上社会,女子不是被爱情驱逐,就要被世俗爱情的唾沫窒息而死,一个人没有独立的灵魂的两性的爱注定是难长久的,而在男权社会受伤最重的注定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